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: 955zy.com ☆ xv98.com ☆ 108fz.com ☆ 688kb.com ☆ ai778.com ◆日日撸天天更新,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◆
《老师这行不好入》-- - 老师小说 -
“很抱歉,我们这里需要的是研究生。” “srry,i对你表示遗憾,yu会英语么?ht?英语四级都没有。很好,出门左转,请从后门ut我们公司。” “刚毕业?没有工作经验?不好意思,我们要两年工作经验的。” 秦朝同学一脸沮丧地从第n家面试公司里出来,跟个行尸走肉一样,在步行街上徘徊。此时已经是深夜,他整整跑了一天,但无一例外的,遭到了各个公司的拒绝。 说起来这货的确很悲剧,他刚出生的时候,甚至叫秦受。 他老爹意思是凡事要忍受,这个名字一直到了他小学毕业,才被他老妈强行改成了秦朝。因为她不喜欢别人总这么称呼她,秦受他妈。 念了四年的一个三流学院,刚毕业的秦朝四处碰壁,连个合适的工作都找不到。 他毕业之后就来到了苏南市,离家很远。一事无成的秦朝,又不想回家,接手父亲那小小的手机生意。 “苍天啊,给我掉一个工作吧!”秦朝对着那幽暗地路灯,哀号一声,周围一片漆黑的居民窗户忽然亮起了灯。 “这td谁啊,大晚上的叫春啊!” “哪来的野狗啊,滚回家叫去!” “夜里不让人睡觉啊,吃老娘的洗脚水吧!” 这话落下,接着哗啦啦地一声,可怜的秦朝童鞋已经是浑身湿漉漉。他***,现在可是秋天啊,这一泼水下来,可让秦朝幸福的如同去了北极。 尤其这洗脚水的味道……我勒个去啊,这货起码半个月没洗脚了吧。 “这是谁啊,讲不讲道德啊!”湿漉漉又臭烘烘地秦朝,顿时怒火中烧。就在他开口大骂的同时,从不知道哪扇窗户之中,忽然飞出一个漆黑的花瓶,砰地一下砸到了秦朝的头上。 就像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个闷棍,秦朝眼前一黑,捂着鲜血横流地脑袋,浑身发软地跌倒在地上。而这时候,从那打碎的花瓶之中,忽然飞出一股黑烟,一股脑地钻进了秦朝的身体之中。 “哎呀,我在古董市场里淘到的宋代花瓶啊!”此时,在那高楼之上,一个老头子拽过自己那顽皮的小孙子,狠狠地揍着孙子的屁股。 “被臭道士囚禁了一千多年,老子终于回来了……这人竟然是天生魔体!哈哈哈,我罗德的出头之日来了。臭道士们,等着吧,老子很快就找你们报仇!” 再看楼下,那秦朝自言自语着,然后缓缓地从地面上爬了起来。 此时,他眼睛里冒出幽幽地绿光,在这黑夜里显得十分诡异,仿佛来自地狱的鬼魅一般。正当他打算大开杀戮,用亡者的灵魂来补充能量的时候,天空之中忽然飞过一道白色的光芒。 “不好……是蜀门的人……眼下老子刚复活,神识不稳,还是先躲起来为秒。”这秦朝吸了吸鼻子,眼中的绿色光芒顿时散去,重新身子一软,跌倒在地上。 而天空之中,赫然是一个浑身白色长袍的女子,那女子貌美如仙,脚下踩着宝剑,在夜空之中徘徊了一周。 “奇怪,明明在这附近感受到了罗德那魔神的气息……”那女子皱着弯眉,道,“如果让罗德那老魔神出世,必然要引起一场腥风血雨……不行,我得赶快禀报师门。” 话音落下,那女子掐了个剑诀,化作一道流星,消失在这夜幕之中。 当那女子离去之时,秦朝忽忽悠悠地,又醒了过来。 “我靠,疼死我了。”这厮看来是恢复了自己的意识,摸着脑袋爬了起来。谁知摸来摸去,竟然摸不到自己的伤口。 “奇怪,难道我的脑袋是铁打的?”秦朝看了一眼地上的碎花瓶,喃喃自语着,又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皮,“不管了,还是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。” 秦朝灰头土脸的,一步步往自己住的狗窝走去。 他毕业后,已经在苏南市带了一个月了。为了不让家里担心,他已经和家里说自己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。所以,秦朝的爸妈,毅然决然地给他断了军粮。 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的话,不出三天,秦朝就会饿死街头。连他的房租,都已经拖欠半个月,房东天天找他要钱。为此,秦朝把自己唯一的笔记本都给抵押了出去。 人生如此,莫不如拿刀抹了脖子算了。 大半夜的,秦朝肚子不争气地叫起来。他只好顺道买了个最便宜的盒饭,随便找了个公园,坐在长椅上开始享受他丰盛的晚餐。 这时候,在秦朝的耳边,忽然传来一些悠扬的声音,断断续续,这种和谐的声音,只在某些日本爱情动作片中才会出现。 秦朝顿时了然,原来自己随便找了个地方,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幽会圣地。这厮想起自己形单影只,忍不住长叹一声,手捧盒饭,更加的落寞不堪。 就在这时候,一对穿着很时髦的情侣,搂搂抱抱地走到了他的身前。 “兄弟,给个面子,把这地方让给我俩行不?”那男子眼睛上带着金丝眼镜,身上西服革履,貌似是个富二代。而他怀中的女人,虽然姿色不错,但那眼神为啥很鄙视地看着自己。 秦朝很快明白过来,很显然,是看不起咱这身寒酸的地摊货。 还没等秦朝说话,看到他手里的盒饭,那眼镜男笑了。 “我说哥们,你也甭吃这个了。瞧你这身打扮,一看就是待业青年吧?没车没房没女朋友把?要不然吃个盒饭也不能只有俩素菜。年轻人,要补补身体啊,我给你一百,肯德基麦当劳,你爱吃什么吃什么,吃到你吐为止,咋样?” 说完,那男子撇撇嘴,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大红纸,甩在秦朝的腿上。 “就是,一百块而已。你要嫌少,再给你两百。反正我男人别的没有,就有钱。”那女子扭着水蛇腰,一边说,一边从她“男人”的钱包里抽出两张大红纸来。 秦朝这个郁闷啊,他推开自己身上的大红纸,拿着盒饭就站了起来。 “这钱你留着买避-孕套吧。” 说着,他就要离去。而这时候,身后忽然蹿出来一个黑影。 “老公,你在这呢?” “老公?” 秦朝有点小懵,他转过头去,眼睛顿时大亮。 美女! 绝对是超级无敌大美女! 那美女红彤彤地头发下,是张标准到了极点的鹅蛋小脸。她的眼睛很大,竟然有点蓝色,不知道是带了美瞳,还是混血。她可爱的鼻子上驾着一副细边镜框,更让她多了一份文雅的美感。她的小嘴很性感,性感的让秦朝忍不住上去咬一口。 她身材也极其的标准,刚刚被那伟岸的胸-部,更是让秦朝也忍不住流口水。据目测,这胸绝对有d+,堪称人间凶器啊! 再往下看,这女子白嫩的大腿,更加刺激这秦朝的感官。他想抱起那对大腿,扛到自己的肩膀之上…… “你,你叫我呢?”秦朝傻了,这种惨绝人寰的美女,能和我秦朝有毛关系。 他只捧着那盒饭,直直地盯着那美女。 “哎呀,亲爱的,别乱开玩笑。”那美女贴了上来,蹭到秦朝的怀中,秦朝甚至感觉到了那美女胸前的柔软。 “我就你这么一个老公,除了你,还能说谁啊。” 旁边那两个刚才得意洋洋的情侣脑门都快绿了,尤其是那女子,一看到这个能顶她足足八个的绝世美女竟然是那穷小子的老婆,恨得快要吐-血。 而那富二代眼睛则是绿油油的,脸虽然臭的可以,但眼中却闪过一丝贪淫之色。 好标志的娘们……这样的美女骑在胯下……或者是偶尔拿来玩玩人-妻,也是可口地很呐…… 在他眼中,没有哪个美女,是钱砸不下来的。 “美女,我叫杨树,杨氏建材集团董事长。要不要赏个脸,我请你去法国餐厅吃大餐。” “谁稀罕!”那美女反白了他一眼,顿时让这位杨树董事长下不来台,“老公,你的盒饭给我吃吧,我都饿了。” 说完,一把夺过了秦朝手中的盒饭。 “别跑!” “妈的,那个臭娘们呢!”这时候,几个面貌狰狞的小流氓从树林里钻了出来,他们看到那美女,顿时眼睛一亮。 “就是她,抓住她!妈的,敢打老子。” 一个头发染得金黄的男子摸着脸上的一个巴掌印,怒道。 那个富二代看到这情景,撒丫子就跑。他的女朋友也惊慌起来,追着自己的男朋友而去。 而那美女立刻靠在秦朝怀里,怯怯地说道:“老公,就是他们欺负我!” “这人是你老公?”那几个流氓顿时看到了秦朝,嘴角带着一丝凶狠。 “是你老公更好,臭娘们,看我怎么在你老公面前干翻你!”一个流氓骂着不堪入耳地话,已经冲了过来。 秦朝大惊,他推开美女,也拼了命,野驴撞人式,一头撞向那流氓。 “妈的,还敢还手!”那小流氓从怀里掏出一条自行车链锁,劈头盖脸地向着秦朝砸了过去。 秦朝一届宅男,哪里懂得打仗。刚才那一招野驴撞人,也不过是凭着一股勇气罢了。小流氓的锁链,顿时抽在了他的脸上。 “啊!”后面的美女吓了一跳,惊慌失措地喊了一声。她立刻把手里地盒饭对着那还想继续抽打秦朝的小流氓扔了过去,漫天的大米饭韭菜啥的,让那小流氓骂骂咧咧地退了几步。 而秦朝此时半张脸都火辣辣地疼,很快麻的就失去了知觉。 他伸手这么一摸,立刻摸到一手的鲜血。 “血……”仿佛被打了鸡血似的,秦朝的身体顿时一震。他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这鲜血所唤醒,一股强烈的杀戮**,充斥着他的心。 那流氓也被这突然浑身杀气的秦朝吓了一跳,他心脏砰砰地用力跳动了两下,情不自禁地攥紧了那车锁。 “马勒戈壁的,跟老子装史泰龙是吧!”说着,他劈手又把那车锁甩了过来,照着秦朝的脑袋砸去。 “去死吧!”鲜血的刺激,让秦朝此时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他一伸手,劈手抓住了那飞来的车锁。同时,另一只手掐住那流氓的脖子,把他按到在地上。最后,飞起一脚,重重踩在他的胸口,让他气闷的晕死了过去。 秦朝哪会打架啊,这几下,完全是凭着一股蛮力和血气,放倒了那混混。 而这时候第二个人也冲了过来,手里拿着一块板砖,照着秦朝的脑袋啪地就拍了一下。 砰的一声,这板砖碎成好几瓣。秦朝的灵魂都疼得颤抖,但在那流氓的眼中,秦朝却是满头鲜血,绿着眼睛,瞪着他自己。 那流氓忍不住寒毛颤栗,好像被一只野兽盯住的感觉。 “去死……”秦朝又飞起一拳,打在那男人的下巴上。他清楚地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,那流氓已经躺倒了地上。 剩下的那个黄毛,看到这一幕,已经感觉有点站不住了。此时,秦朝一脸血,眼睛透红,如同地狱冒出来的鬼魅。 “杀人啦!”那流氓最后竟然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嗓子,撒丫子就跑得无影无踪。 “呼呼,总算把他们打跑了……” 这时候,秦朝刚刚突来的神力又潮水一般地退散而去,让他浑身发软地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 秦朝头疼欲裂,连连呻吟。虽然打跑那那些流氓,而此时,更大的危机,包裹了他自己。一阵邪恶的笑声,也在他的耳边回响。 “你去死吧……你死了,这童子魔体就是老子的啦……”那声音越来越吵,让秦朝有恶心的想吐的感觉。 想象一下,如果很多人在你耳边,一刻不停地叫嚷,很快,你也会有这种呕吐的感觉。 就在这时候,那刚刚被他救了的美女,却走了过来,轻轻在他的肩膀上一拍。 “我叫苏姬,谢谢你救了我……” 那美女自己都不知道,在接触秦朝的时候,她手腕上的佛珠亮了一下。接着,一股温暖的力量走遍了秦朝的全身。这厮舒服地呻吟了一声,如同**过后的亢奋。 而那鬼嚎之声,似乎被佛珠的力量压制住。这时候,秦朝的意识开始反击,他的灵魂仿佛和另一个黑影纠缠在一起,然后在脑海中呐喊着,生生撕裂了那黑影。一代魔神的神识,最终彻底消散在秦朝的灵魂之中。 听到秦朝的声音,美女的俏脸红了一下,脸上都可以煎鸡蛋了。这时候,一场劫难过去的秦朝,精神透支,终于昏倒在地上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 …… 秦朝做了一个梦,那梦里的情景很乱。他只看到,自己仿佛穿着一身黑衣,对面是好多面色不善的人。自己手中拿着一个古怪的铃铛,还没等丢出去,一把犀利地宝剑就从天而降,刺进自己的身体之中。 接着,一声大骂,响彻云空。 “妈的,臭小子,再不交房租老子把你的铺盖卷丢出去!”随后,秦朝看到自己的房东,一个喜欢穿着大背心裤衩的猥琐男,推开人群,手里抓着一根黄瓜,正冲着自己冲了过来。 “别,我明天就交房租!”秦朝吓得大喊一声,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。这时候,他才发现,自己不是在他那四十多平米的狗窝之中,而是躺在消毒水浓郁的医院里。 “我偶勒个去,医院?”秦朝立刻想起昨天晚上他似乎来了场震撼的英雄救美,这一摸脑袋,缠着厚厚地绷带,但还是碰到了伤口,疼得他嗷嗷直叫。 “叫唤什么!发春啊!”在他身前,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护士,还是个女的,瞪着秦朝,“你脑袋没啥事,明天记得来医院换药!还有,赶紧下楼把钱交了,这是你的缴费单!” 说着,那老护士就拿出一张白色的单子,拍在了秦朝的床上。秦朝接过来一看,好嘛,杂七杂八的加到一块,竟然要两千多块! “有没有搞错啊!”秦朝荷包里哪还有这么多钱,他立刻举着那缴费单怒吼,“你看这上面,我就是破个头,用得着做b超吗!你们这不摆明了是坑爹么!” “你这被砸一下没准就把前列腺给带坏了,让你检查也是为了你好!赶紧交钱去!” 老护士翻着白眼,道。 “没钱!”秦朝心道,反正老子身上加起来不到一百块,这一百多斤老子就搁着了,你爱咋办咋办吧。 “哼哼,没钱,我看你这穷鬼也是没钱!”那老护士顿时一掐腰,破口大骂道,“你这种穷鬼我见多了,看你这样就是社会上待业的盲流子。哼,没工作,没女朋友,连住院费都交不起,要我说,你跟街头上要饭的没什么区别!今天不交这钱,你就别想走出这医院的大门!” “你!”秦朝气的浑身发抖,这他娘的,这老护士是月经不调吧,说话也太毒了。还有,这医院是抢钱的吗,不交钱还不让出门了。 就在那老护士在病房里大发神威的时候,一个漂亮的女子忽然走了进来。这女子漂亮的惨绝人寰,她一进来,整个闹哄哄的病房顿时鸦雀无声。一个正在喝水的病人,光顾着看美女,杯子都掉在了床上,撒了一床水都没察觉到。 “老公,你安心养病,我去给你缴费。”说着,那美女劈手夺过秦朝手中的缴费单。接着,她环顾了一下四周,皱着眉头,道,“哎呀,这里太乱了,我去办手续,咱转到特护病房里去。” 说完,在那老护士的目瞪口呆中,俏生生地出了病房,留下一病房看傻了的人。 而秦朝,在她离开的时候,分明看到,这小妞悄悄对自己挤了挤眼睛。 秦朝心中一暖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这个叫苏姬的小妞,还真是有意思。 那老护士也不敢多话,悻悻地离开。而很快,苏姬就又回来,坐到秦朝的床边,很认真地削着一个苹果。 “这钱就当我借你的,肯定会还你……”秦朝盯着那美女看了半天,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来。 “秦朝同志是吧!”苏姬白了他一眼,然后把一个削的几乎只剩下果核的苹果塞进了他的手中,“你这是光荣负伤,组织上对你很满意,怎么能让你自己掏医药费呢。” “这个……不行,我说了还你就会还你。”两千对秦朝来说不是小数目了,他还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,要是让一个女人给自己掏钱住院,莫不如抹了脖子算了。 “你这人,还真犟。好,那就算借的,等你有钱了再说。”小妞很复杂地看了一眼秦朝,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,“对了,大夫说你头没啥事,可以出院啦。还有,听那护士说,你还没有工作对吧。正好,我姐姐是广元学校的董事,我跟她说一声,你就到她那上班好啦。” “这不行,我能自己找工作……”秦朝有点不好意思,毕竟,他救下苏姬,完全就是热血冲头,并不是贪图人家的报答。 “有什么不行的,现在我可是你的债主,你要没工作,拿什么还我钱!”苏姬说着,掏出自己黑色的苹果手机,跟一只花蝴蝶似的,飘到病房外面打了个电话。 很快,她又跑了回来,对秦朝说道。 “搞定搞定,一会你就去广元报道好啦。我有点事,得去景阳市一趟,一会的飞机,就不能陪你去了哈。你到了学校,提我的名字就行!” 说完,这小丫头风风火火地,拿起自己的外套就又跑了出去。到门口的时候,还不忘回过头来,对秦朝拌了一个鬼脸。 “拜拜啦,我的山寨老公!” 握着手里的苹果核,秦朝就感觉如同做梦一般。自己貌似救了个千金大小姐,而且,这工作的问题,就这么被解决了? 秦朝收拾了一下,立刻离开了医院。多余的住院费,他可掏不起。这一路,秦朝的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百,从小到大他都没收到过这样的待遇。因为自己虽然不胖,但也绝对不瘦。一米七五的身高,体重就有一百五十斤。 这样的身高体重,即使秦朝长的再好看,也绝对不能受待见。夏天还好,大背心裤衩的,看不出来啥。但到了冬天,棉衣棉裤一套,秦朝那就是个球啊。 此时,秦朝忽然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同。他本来有些近视的眼睛全好了,而且身体里也感觉很有力量,和刚出校门的那个大宅男明显不同。 难道,那一砖头把自己拍出异能了?秦朝胡思乱想着。 “妈妈,快看,木乃伊!”一个萝莉的很粉嫩地小朋友,一边拉着自己妈妈的手,一边指着秦朝,奶声奶气地说道。 “去,别瞎说!”还是人家大人比较会说话,那当妈妈的连忙拍拍自己的小女儿,指着秦朝说道,“这是木乃伊叔叔,下次记得礼貌用语。” “知道啦,木乃伊叔叔。”小萝莉很懂事,立刻改口道。 秦朝泪流满面,摸着自己被纱布缠住的脑袋,悻悻地上了街。而这时候,他那山寨手机昂然的铃声,忽然响了起来。 “主人,那孙子又来电话啦……”这电话震得嗡嗡直响,国产货的喇叭就是牛掰!几乎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这铃声,继续对秦朝施以注目礼。 秦朝尴尬地掏出了电话,一看是个陌生号码。或许是房东那家伙吧,又来催房费的。 “大哥,能不能再容我两天,你再逼我,我就吊死在你房子里得了!” “那个……是秦朝先生么……”谁知道,电话里竟然传来一个甜甜的女声,把秦朝吓了一跳。我勒个去,俗话说左眼跳桃花开,右眼跳菊花开。老子这两天哪个眼皮也没跳啊,怎么就来桃花运了? “没错没错,我是秦朝。” “您好,这样的,我是广元国际经济学院,苏妃董事长的秘书秦玲。请您在下午的时候来我们学校一趟,我们会给您办理工作手续。” 说完,也不容秦朝说什么,啪地一下就挂了电话。秦朝郁闷不已,奶奶滴,这一个董事长的秘书脾气也这么大。诅咒她以后天天月经不调,找个阳痿的做老公! 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的工作总算是暂时解决了。这厮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,已经十二点多了。那苏妃说是下午,下午时间可大着呢。不过既然是求她办事,还是不要弄得太晚的好。 广元学院离这里很远,大概有十多条街的距离。秦朝摸着自己兜里的几张绿色的纸币,不舍得坐车,于是打算步行一个多小时过去。 当他走过两条街的时候,看到马路中间站着一个很活泼靓丽的女孩子。虽然是马路中央,但此时是行人绿灯,因此车辆都停在道路两旁。 女孩子左右张望,似乎在寻找什么人。这时候,一辆红色的跑车,如同脱缰的野马,忽然冲出了停泊的车群,疯了一样向着那女子冲去。 那跑车带着呼呼的风声,车上还带过刺耳的重金属音乐。 那女孩显然没反应过来,手里还攥着一个很精美的手机,正在那里打电话。而此时,跑车已经呼啸到了她的身边。 此时秦朝已经来不及多想了,现在是人命关天的时刻。他体内的力量忽然澎湃起来,向着那街道就冲了过去。这一刻,他的速度有如神助,仿佛一阵风,闪电一般冲到了那女孩的身边。 而此时跑车到了近前,而秦朝下意识地伸出手来,一把挡住了那跑车。一股庞大的力量传递到他的手臂上,他感觉自己的手臂一颤,接着手上开始长出一片片的黑鳞,好像一个怪兽的手臂,硬是把那车给拦了下来。 同时,砰的一声,那车前凹下去一块,整个前脸都被挤碎。这跑车整个往前顿了一下,车尾巴都跟着一翘,但很微弱,周围的行人都没有注意。 而这时候,车上还响着那重金属的歌曲,轰轰的,让人心都突突跟着跳。 接着,一个喝的烂醉的年轻男子从车上爬了起来,趴在自己的车头上,对着还有些惊慌不定的秦朝,就给了一拳。 “**,你们走路***不长眼睛啊!” “你!”秦朝差点被撞,有被人打了一拳,心里顿时火起。他皱着眉头,瞪了那男人一眼。结果对方喷着酒气,骂道。 “操!瞪你妈啊!你知道我爸是谁么!我告诉你,我爸是李福民!” “你大爷的,我爸还是李世民呢!”秦朝顿时一肚子火,心道这是什么人啊,撞了人还这么横!估计这男的还没看到自己悲剧的车的保险杠,要是看到的话,估计会失声痛哭出来。 “快走!”正当秦朝想和他理论一下的时候,旁边那个很漂亮的女学生顿时有些惊慌,拉起他的手就一顿撒丫子狂奔。而周围一对打酱油的人,也纷纷围了上来,对着那喝多了的男子一顿指责。 秦朝在被小姑娘拉着奔跑的时候,耳边还传来那男子带着酒意的喊声。 “都给我让开点!知道我爸谁么,我爸是李福民!” 今天三更,一会9点还有一更~ 秦朝很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手,刚刚似乎这东西变了一个很奇怪的样子,黑乎乎的跟个兽爪子似的。更让他事后惊愕的,是他刚才貌似就用这手,硬是按住了一个疾驰的跑车!而且,那车的保险杠,还被他的手臂给挤碎了。 “呼呼……”跑了好几条街,也不知道跑了多远,秦朝自己好像不觉得疲惫,而那小美女却累的上气不接下气,弯着腰呼呼直喘大气。 “终,终于跑出来了。”她很庆幸地拍着自己拢起的胸-部,秦朝同志目测了一下,以他多年的经验总结出,这小妞足有b+。虽然不大,但也算合格了。 “你跑什么啊,明明是他撞了人,还打人,有理了他!”秦朝不太高兴地说道。 “他当然有理了,因为他爸是李福民嘛!”小美女白了他一眼,忽然想起好像是这个人救了自己一命,脸上又浮起了感激的神色。 “李福民是谁啊?美国总统?” “比美国总统可厉害多了……咱这的公安局副局长啊……”小姑娘翻了个白眼,鄙视秦朝的政治文化水平。 “不过真是谢谢你啦,要不是你,我就死定啦!”说到这里,这小姑娘好像想起了什么,脸色忽然又一变,有些担心地看着秦朝同志。 “我好像看到你被撞了胳膊,有没有受伤?” “没啥大事,就是擦了点皮。”秦朝拉起了自己的袖子,发现手臂上有块淤青。看来,那跑车的一撞,对他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。 “奇迹!”小姑娘的眼睛发光,两只温柔地小手抓着秦朝的胳膊左看右看,“你这手肯定是铁打的!” “咳咳……”秦朝被捏的有些兴奋,连忙收回手来。 “哎呀不好意思……”小姑娘也害羞起来,一时间自己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好了。她仔细地看了看身前的这位同志,看到他头上的那个缠着纱布的大头套,不由得笑了出来。 “你这人的打扮还真有意思,是去参加化妆舞会么?”小姑娘越想越笑的开心,最后竟然捂着肚子,笑的淌出了眼泪。 秦朝这个尴尬了,心说这有什么好笑的。 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小美女也觉得自己这样很不礼貌,她抬起头来,忍住笑,揉着肚子问道,“我叫胡丽丽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。” “你好,狐狸精同学,我叫秦朝。” “去死吧你,你才叫狐狸精呢!”胡丽丽气的直翻白眼,“姑奶奶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。” “哦?你确定你没长尾巴?” “不准嘲笑人家的名字。” “那有什么,我以前还叫秦受呢。” “秦受……”这胡丽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捂着腰蹲到地上,笑的站不起来。 秦朝无奈了,他也不管这胡丽丽,任她笑的厉害。而他自己则左右看了一下,却惊奇地发现,在他的右侧,便是一个敞开的校门。 “广元国际经济学院!”秦朝吃了一惊,自己被胡丽丽拉着一顿乱跑,竟然跑到这来了。这学校还真大,比他曾经上过的那所三流大学强百倍。光说这校园,就让他一眼望不到头。而在这校园的最前面,便是一座八层高的教学楼,学校还采用西式的建筑方式,把那教学楼修建的如同教堂一般。 而在学校的门口,一个保安穿着蓝色的制服,站的笔挺笔挺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厮是个木偶。 “大爷的,这才叫大学啊!”秦朝眼睛发光,忍不住赞叹道。自己救了苏姬一命,人家姐姐可是这里的董事长啊!说不定,让自己做个大学老师?嘿嘿嘿,秦朝不由得想起了大学里的师生恋,还有那些纯纯的校园,不由得流出了口水。 “不好意思,我这人很爱笑,你别生气哈。”胡丽丽终于直起身子,揉着笑的痛的不行的腰,摸着眼泪说道。 “丽丽,你在这啊!”这时候,一个穿着白色长裙,虽然打扮很普通,但是长的很俏丽的一个女孩子,抱着一个大熊洋娃娃,踩着黑色的小靴子,颠颠地跑了过来。 大熊娃娃都快有那女生高了,看着它在女生的胸前蹭来蹭去,秦朝忽然幻想着自己如果是那熊娃娃该多好。 “哎呀,你跑哪去了,担心死我了。”那女生跑了过来,也是呼呼直喘气,“东街那边出车祸了,据说撞人了。李福民家的大公子被众人围起来了,吵得正凶呢!” “哈哈,方雯,你不知道吧,刚才差点被他撞的人,就是我!”胡丽丽一副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的神情,让秦朝和方雯两个人都无奈了。 “心真大啊……”秦朝同志不由得感慨。 “净瞎说……”方雯白了自己的好朋友一眼,然后忽然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秦朝,不由得一愣。 “这是谁?” “他叫秦朝……扑哧……”胡丽丽估计是想起了秦朝以前的名字,忍不住又笑了出来,看到秦朝的白眼,她才忍住笑意,道,“刚才是他救了我,不然你今天就看不到我了。” “是么?”方雯这才打量起这头上包装的跟个木乃伊一样的男子。她忍不住看了那男人淤青的左臂,心里忍不住一颤。在东街那边,那官二代的跑车前脸被撞碎了,他正发飙,四处找人要赔偿呢。 难道是这个人做的?方雯不由得开始猜忌。 这时候,从那广元的校园之中,走出来一个矮胖子,也穿着保安的制服,一摇一晃地来回走动。他忽然看到了这边的三个人,立刻皱着眉头走了过来。 “你们几个干什么的,是不是又来摆摊的?这是校门口,别在这里瞎晃悠!” 这胖子的态度嚣张的很,让秦朝心里一阵不快。 “啊,王主任!”那两个小美女连忙低下头去,一副忐忑地样子,说道,“我们是这里的学生。” “学生?学生证呢?” 俩人连忙在包包里一顿翻,别说,还真翻了出来。那王胖子假装低头看着学生证,其实仔细在俩小姑娘的胸脯上扫了好几圈,这才满意地说道。“不错,的确是这学校的。别在门口瞎晃悠,赶紧进去!” 秦朝暗骂,你是靠胸来分辨学生的吗? “是,是……”正所谓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。二美女匆匆向秦朝道别,然后灰溜溜地钻进了校园里。 “你谁啊,不是这学校的赶紧走。”那王胖子对美女一个态度,对衰哥又一个态度。 “王主任,你好,我是来应聘的。”秦朝连忙赔笑道,心到这要是同事的话,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起码要打好关系。 “应聘?你?”那王胖子眼睛一斜,呸了一声,道,“就你这模样,到我们这来应聘?赶紧走,没有证件不许进。” “我跟苏董事长说好的,我叫秦朝,下午来应聘的啊!”秦朝急了,我这还等着交房租呢,你别撵我走啊。 “哈哈哈,就你这样,也配到我们这应聘!”这王胖子竟然从腰上抽出了自己的电棍,示威性地挥了一下,“赶紧滚,再不滚我打人了啊!你也不看看你丫这德行,赶紧滚蛋,我们这是正规学校,不招闲散人员!” “我日!”是谁被这么来一下,估计都要火气直冒。秦朝一时火冒三丈,“**你大爷,你再骂一句?” “我骂你怎么了,我他妈还打你呢!”这王胖子显然是看出这秦朝不是什么大人物,手里的电棍竟然砸了下来,眼看就要砸到秦朝的脸上。 如果这被砸了一下的话,秦朝肯定不好受,说不定伤口又会崩裂。秦朝往后退了一步,“你怎么打人?” “打你怎么了,老子有钱,打死你我也赔得起!”那王胖子十分嚣张,又一棒子挥了过来。 “哼!”秦朝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火气,他体内一股充斥的力量,忽然爆发出来。他看到王胖子落下来的电棍,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来,竟然把那电棍接在手中,牢牢攥住。 王胖子吓了一跳,只感觉自己的电棍被一块铁钳给夹住,动弹不得。他一发狠,竟然按动了电棍的开关。 跳跃的蓝色电流直接钻到了秦朝的左手上,他只感觉左手一麻,却没什么大事。 “去你大爷,竟然还想电我!”秦朝也发了狠,劈手夺过了那王胖子的电棍,然后反手一脚,踢在那胖子肥滚滚的肚皮上。 “哎呦!”那胖子呻吟了一声,身子竟然被踢出去好几米,撞在学校大门的柱子上。 这一闹,学校里的保安呼呼啦啦地都跑了出来,一共十来个,把秦朝围在里面。 “你个小兔崽子!”那王胖子肚子疼的厉害,脑袋还在柱子上磕了一下,肿起老大一个包,疼得他直咧嘴,“你他妈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竟然跑这里来闹事!都他妈上,给我打死他,出了事我负责!谁他妈要是不动手,就给我滚出保安队!” 那王胖子嗷嗷大喊起来,旁边的保安本来不想出手,但听到王胖子这么说,只能对着秦朝冲了过来。 秦朝气得浑身发冷,这个所谓的主任也太狠了,这就是学校的保安主任?这跟黑社会没什么两样吧! “滚!”几个保安冲上来把秦朝给抱住,然后等着其他人上来揍他。而秦朝大吼一声,竟然把那几个保安给震飞出去。 他往前冲了两步,站在那王胖子的面前,看着那一张写满了惊惧的脸,忍不住就冷笑。 “你想打死我,我就先打死你!”说完,一伸左手,竟然就把那王胖子二百多斤的人,给生生提了起来。